樓 盤
出 售
出 租
商 家
圖 庫
新 聞
加入收藏
用戶注冊
用戶登錄
三門房產網手機版
  • 直 通 車 鑫源房產中介 琴江壹號 保集·御府
首頁 >精彩網文> 正文

仙居少婦隱瞞婚姻和情人同居

來源:臺州晚報作者:發布時間:2017-3-11點擊:3091 人次

臺州仙居人阿琴嫁,今年33歲。十年前,給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,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;十年后,她遇到了“真命天子”,于是隱瞞了自己的婚姻,甘心為他付出;如今,謊言被揭穿,情人遠走他方,丈夫希望她回頭,她不知道到底該如何選擇。

父母之命的婚姻 看不到半點愛情的影子

十年前,我家里窮,父母催促我早點結婚,經媒人介紹,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阿勇(化名),阿勇說,我長得小巧玲瓏,皮膚白凈,小圓臉,笑起來眼睛彎彎的,很像他喜歡的明星陶虹,他很喜歡,他的家境不錯,我們很快結了婚。

阿勇年長我5歲,人長得很矮小,歲月早早地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跡,不到30歲的人,長得頗似一個小老頭,走在我身邊,總是佝僂著腰,離我三步遠,連我的手也不敢牽。

阿勇的性格懦弱,沒有一點男子氣概,在外遇到什么事,還需要我出面吆喝。

在家里,阿勇也不能做主。家里大事小情,全由婆婆一個人說了算,阿勇只會唯唯諾諾,言聽計從,連帶著我也不能反抗婆婆的權威。

幸好婆婆對我還算客氣,我心里知道,她是指望我肚子爭氣,給他們家傳宗接代,沒過幾年,如她所愿,我生下了個大胖小子,婆婆歡天喜地,一聲令下,要我辭職在家,好生伺候她的寶貝孫子。

我有心反抗,可看了一眼縮在角落里不說話的阿勇,只好嘆了口氣,答應了下來。

這場婚姻我看不到半點愛情的影子,夜深人靜,我感慨過所托非人,我明明愛的是高大結實,帶我一起闖蕩世界的男人,怎么偏偏嫁了一個這樣的軟腳蝦。

丈夫去了外地打工 我有了離婚的念頭

不知不覺,兒子3歲了。有一天,阿勇提出,自己要去蘇北的工地闖闖,有一個熟人正缺一個司機,開出的待遇很優厚。

婆婆自然不同意,出乎意料的是,阿勇這次很堅持,他說,兒子大了,花錢的地方變多了,自己要承擔起做父親的責任。

阿勇突然的轉變,聽得我既吃驚又感動。阿勇說,要帶我一起去,這幾年,我受了不少委屈,他終于想明白了,我要的是怎樣一個男人。

我欣喜若狂,趕忙替他收拾行裝,不想婆婆把眼一瞪,告知阿勇,他去可以,我必須留下,孫子讀幼兒園了,沒娘在身邊照顧怎么行。

阿勇還是走了,兒子也上了幼兒班。我每天的生活變得更加百無聊賴,接送兒子上下學,成了我每天最重要的任務。

幸好有幾個小姐妹,趁著孩子在上學,會帶我出去唱唱歌,打打麻將,排解寂寞,可這樣的生活,根本不是我要的。

阿勇一年也就過年時才回來半個月,我們的感情早已名存實亡,漸漸地,我身邊出現了一些來撩撥我的男人。

兩年前,我向阿勇提出過離婚,可他百般哀求,一說到分開,他和他的母親一樣,馬上拋出兒子綁住我,他說,離婚了,我們兒子就沒媽了,你忍心嗎?

這幾年,阿勇是賺了一些錢,他怕我無所事事,胡思亂想,聽了婆婆的建議,給我在鄉下盤下了一個小超市,還給我買了輛小車。婆婆也提出,孩子上了小學,就由她來帶,只要不離婚,一切都好說。

脫離原來生活的束縛,我就像出了籠子的小鳥,小超市生意不錯,每天盈利足夠我買些時髦的衣服和化妝品,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想要出門玩,任性地把店門一關,誰也煩不到我,當真好不愜意。

隱瞞了婚姻 過起了人生第二春

去年6月的一天,一個人意外走進了我的生活。

他叫阿松(化名),是樂清大荊人,在一個廠里當技術工,他總趁著午飯時間,來我小店買包煙,一來二去,我們就認識了。

阿松比我大一歲,帶著副眼鏡,長相斯文,指尖上有股淡淡的煙草味,說話幽默風趣,講的笑話總能逗得我哈哈大笑。我從沒遇見過這樣的男人,我愛上了他。

一段時間過后,我覺得我已經陷了進去,每天開店,就是為了等他來店里和我說話的那幾分鐘,一到中午,我會掐著時間收拾打扮,好叫他能多看我一眼,想法設法多留他一點時間,不經意間說一些擦邊的話,希望他能注意到我的情誼。

阿松來店里的次數越來越多,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久,他向我說起了他的故事,前妻出軌,已經離婚好幾年了,自己有一個兒子,由他媽帶著。

他也問了我的情況,我鬼使神差地回答他,我離婚了,老女人,沒人要了。

“那我們正好湊一湊過日子,在一起吧!”阿松的表白很直接,一點也沒有拖泥帶水,這種小霸道讓我有種頭暈目眩的幸福感,這才是我等的男人,很快,我們就同居了。

謊言被戳穿 我該選擇誰

他白天上班,空了就來店里陪我,幫我一起打理生意,進貨、送貨,他的同事問起,他一把擁我入懷,大模大樣地介紹我是他老婆。

每次溫存后,阿松還會說一些很好聽的甜言蜜語;吵架了,他會幼稚的拿煙頭燙自己的手臂;出去吃飯,他從來不會問我想吃什么,總是一下子能點中我想吃的菜品……這一切的一切,都和阿勇不一樣,他才是我想要的男人。

夫家離超市隔山隔水,阿勇又在外工作,我就這樣和阿松生活在一起。

甚至有幾次,我跟著阿松去了他樂清的老家,他兒子一個勁地叫我媽媽,阿松提出要和我登記結婚,可我無法答應,阿松追問我為什么,我只好推說,經濟條件還不行。

這些年,因為失敗的婚姻,阿松沒存下多少錢,加上他賭博,工資根本不夠花,還在外欠下不少錢。自從認識我,他的零花錢、還債的錢,全是我給的。這一年我店里賺的錢,還把自己的車抵押了出去,全部都貼給了他,可我心甘情愿。

可阿松聽了后勃然大怒,認為我看不起他,想要另攀高枝,他說我和他的前妻是一路貨色,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,這句話無意間說中了我的軟肋,我是出軌了,只不過,是對我丈夫的。

我痛哭,一陣負罪感油然而生,我想要分手,心里卻又不忍,阿松這次沒有哄我,他摔門而去,一下沒了消息。

自從和阿松同居后,我和夫家和娘家,基本斷了聯系。

今年過年后,我突然接到妹妹的電話,她告訴我,阿勇知道了我出軌的事情。他委托妹妹來勸我,說他不介意,只要我回頭,我們還是夫妻。

妹妹還說,阿勇已經找過阿松,責罵他勾引自己的老婆,阿松這才知道,我是有婦之夫,他不知道如何面對我,已經辭了工回老家。

我偷偷把小店以很便宜的價格轉讓了,想離婚去找阿松,可是阿勇堅決不同意,可是我真的對他沒有感情了,我知道自己的心回不去了。

如今,我有家也不能回,暫住在一個小姐妹家里,誰能告訴我,下一步我該怎么辦?

(編輯整理:三門房產網

三門房產網開設的房產學校欄目,由首輔房地產協辦。房產學校欄目的內容,涵蓋買房故事、賣房故事、租房故事、營銷講堂、樓盤軼事、故事連載等相關內容,敬請關注。

網站聲明:

本欄目編輯的故事,雖然選材于生活,但已純屬虛構,如有類同,切勿對號入座。

本欄目故事編輯過程,如涉及相關方版權內容,請及時聯系網站客服,網站將在最快時間內糾正。

三門房地產網微信公眾號
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視頻中心 | 后臺登陸
Copyright © 2018 三門房地產網·浙ICP備09022099號 All Rights Reserved
技術支持 臺州嘉豪傳媒
加油金龙怎么玩